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治安管理>>正文
 
囚禁女大学生,如何看待黑车安全问题
2014-08-28 19:53  
问题
近日,接连发生两起和黑车有关的恶劣刑事案件。先是重庆少女因“搭错车”被杀害,后是女大学生搭黑车遭男子囚禁性虐。因此,很多人质疑黑车的安全性,但也有人认为只是个案,那究竟怎么看? …[详细]

“黑车更危险”这个普遍认识应该怎么看?

数据无法支撑黑车比正规出租更不安全(主要指刑事案件方面)的结论

黑车不安全,尤其对独行女性不安全,这是很多人的惯常认识,也是媒体的报道内容,更是官方治理黑车的依据之一。但是,我们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从总体数据上进行的调查,可以得出“黑车比正规出租车更不安全”这个结论。大家在谈黑车的风险性(主要指针对乘客的刑事犯罪方面)时,都是以个案举例,尤其是在某一起恶劣的涉黑车司机犯罪发生时,或者是接连几起(比如最近的“搭错车分尸”和“搭黑车被性虐”)发生时,这种认识更广为传播。

但是,黑车从数量上看是一个庞大的存在,北京和上海就被认为各有10万辆黑车,而每天各种不同的刑事案件也都在上演。发生由黑车司机导致的刑事案件,是否一定证明这是一个高危群体,是需要总体数据支撑的,而不是个案。如果论个案,正规出租车司机的涉刑事案件同样可以搜到不少。

上海因为黑车泛滥引发高频率的钓鱼执法上海因为黑车泛滥引发高频率的钓鱼执法

2012年,浙江就破获一个出租车司机犯罪团伙。最为典型的是大家熟知的“冷漠的哥”李文凯的案子。河南人李文凯在温州开正规出租车,15岁的安徽籍女乘客小薇坐上了他的车,在车上,小薇遭到了李文凯堂兄李文臣的强奸,李文凯视而不见。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李文凯本人就曾在温州市龙湾区和瓯海区,先后3次强奸女乘客。而温州警方透露,近些年来,在出租车上侵害乘客的案例共有150起,包括强奸、抢劫等各种行为。

但是,也无法得出一个出租车更危险的结论。理由都是一样的:比较出租车和黑车的安全性(主要指针对乘客的刑事犯罪方面),其一,需要总体数据而非个案,其二,需要对比数据。没有这样的数据,我们就不能草率地得出“黑车更危险”这样的结论。…[详细]

黑车的安全性也不该拿来和出租车比,而应和“乘客当时能选择的其他方式”比

很多人拿出租车的安全性和黑车比,似乎是在说,这是一个可以选择的问题。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黑车又脏又破,如果可以选出租而偏要坐黑车,一定不是一种普遍情况。对于这个问题的误解,还体现在价格上。很多媒体以及官方说,黑车运营成本低(不用交份子钱,只交了强制险),所以要的价格也低。实际上,稍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黑车的要价是比正规出租高的。之所以要的高,有风险问题(被运管所抓,罚款数额巨大,还会被钓鱼),也有成本问题(不能在街上扫活,回程空驶,实际上要的是往返价),更有供需关系在:你是因为坐不到出租,才来坐我的黑车。

所以,拿黑车的安全性和正规出租车比,是无法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的,应该和“不坐黑车,当时能选择的交通方式”比。举个例子,很多涉及黑车司机对女性的刑事案件,发生在边远地区、黑夜。这个时候,如果独行女性,找不到正规车辆(恰恰是因为边远、夜晚才没有),只能选择步行回家。那么,深夜步行回家和坐黑车回家,哪种方式更不安全,危险因素更多,不言自明。

再看一个现实发生的问题。前两年,频繁发生相对边远地区幼儿校车事故,掀起了一轮对黑校车的整治。但高压整治,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让黑校车销声匿迹,但无法变出一个个美国式大校车给这些孩子坐。

2012年4月9日,广东阳春校车事故造成3名幼儿死亡、14人受伤。新学期,阳春市所有幼儿园都取消了校车,但即使相对富庶的广东,也无法搞到钱让学生乘坐校车,成群结队的家长用摩托车、电动车搭载孩子上学。用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搭载孩子,风险如何,大家可以自行判断。一辆车、一对父子(母子),在上学途中发生意外,是没有资格成为新闻的。…[详细]

“黑车更易让人产生对安全性的敏感”是如何产生的

黑车被认为存在的潜在风险,都和其不被承认的身份有关

人对于变化性丰富的事物,天生缺乏安全感。就黑车和正规出租车而言,确实变量更多,尤其当一些案例被披露后,这种不安全感被加强。那么,造成人们会觉得不安全的原因有哪些?

觉得黑车不安全,和黑车的单次交易、缺乏制约司机的机制、没有风险兜底有很大关系。具体说来,单次交易会让人觉得“你不打算做一笔长久的买卖”,缺乏制约司机的机制会让人觉得“搞不清楚司机的来路”,没有风险兜底会让人觉得“遇见危险也只能自认倒霉”。

但是,这三种因素,都是黑车司机被排斥在牌照之外造成的。因为在门槛之外,又绝无灭绝的可能,只能是实际上在拉活,而没有任何资格验证、审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黑车司机不可能“转正”,黑车也不可能变成合法运营车辆。原因在于,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要困难。2012年12月,甘肃省兰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局长颜承鲁被认定收受千万元贿赂,除直接收受钱款等常见腐败手法外,颜承鲁还成立了一家出租车公司,控制了51%的股份。

出租车牌照越少,牌照越值钱。从交管局自身利益考虑,确实找不到任何一个放开管制的理由,即使局面已经发展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北京2000万人口,出租车不到7万辆;而成都人口1600万,出租车1.7万辆。…[详细]

规避这种风险,只需在中国已成熟的打车软件中增加一个私车接入入口,但这也不可能

四年前,Uber(全球最大的电招车公司)提出了打车应用软件的想法:让乘客通过智能手机,预定离自己最近的汽车;下车前,打车软件会通过乘客预先绑定好的信用卡向司机支付车费。其中,UberX是Uber提供的一种最便宜的租车方式,要成为UberX司机的一员,你需要使用自己的汽车,而非Uber的统一车辆,同时无需昂贵的出租车牌照,即可申请成为UberX的司机,Uber会从车费中抽取20%作为分成。

这种思路很朴素,公民之间,一个要用车而没有车,一个有车而不用,相互交易很正常,只缺一个信息平台。据报道,成为UberX的司机很简单,只需要找个uber司机推荐一下,然后上传自己驾照,等待资格审核。

这就是UberX的一辆车,车型是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车主是印度人这就是UberX的一辆车,车型是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车主是印度人

也就是说,UberX的司机都是中国语境下的黑车司机,UberX的车,都是中国语境下的黑车。但是“黑车”不代表没有资格审查。Uber表示,它的背景调查比传统出租车公司更彻底。Uber今年指出,它已在现有审核程序里,另加入了联邦和县级记录。同时,还要接受残酷的媒体监督,比如Uber曾应媒体的要求,提供了当地部分司机的某些信息,但有记者后来发现,其中一人曾于2010年承认参与一起重大盗窃案,Uber随后就解除了与这名司机的合作关系。

浏览UberX司机的论坛,可以发现里面的司机都处于弱势地位,主要的抱怨有这么几个内容:乘客无缘无故给中差评导致账号被吊销;与公司尝试沟通得不到回复;公司不予告知乘客评语内容,反正就是被投诉了。同时,UberX乘客可以根据每个司机的打分情况,判断其信誉和可靠性。这样,既解决了正规出租车难打的现实困境,也一定程度上规避了“黑车”的潜在风险:不是单次交易、有制约机制、有风险兜底。

同时,这种操作还可以让中国数量众多的“低级黑车”如黑摩托、黑电动的车主,有动力、意愿去购置安全性更高的汽车。比如,UberX就为买不起车而想当“黑车”司机的人提供贷款服务。

但是,当中国的打车软件横空出世的时候,即使仅仅针对正规出租车开展业务,也遇到了空前阻力,更别提给黑车司机接一个入口。

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交管部门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个局面发生,因为一旦这样,出租车的垄断模式将瞬间瓦解。…[详细]

在目前的情况下,怎么样能最大程度保证坐黑车的安全性

靠“拒乘黑车倡议书”没有用,并且每一次打击可能还会让问题恶化

可以发现,在网上能搜到各地交管所发起的拒乘黑车的倡议书。内容无非是强调黑车有多么不好,要合法的出行。但我们已经说过了,黑车的安全性,不该拿来和出租车比,而应和“乘客当时能选择的其他方式”比。你不提供解决问题的方式,嗓子喊破了也没人搭理。

2008年3月7日,上海奉贤头桥镇奉陆路一汽车修理厂前,陈素军搭乘涉嫌非法营运的车辆,在车内被司机雷庆文连刺两刀,送入奉城医院后不治身亡。而陈素军不是普通的乘客,她是执法队的协查人员,也就是“黑车”司机口中常说的“倒钩”。事后在她的包里找到一支当地交通行政执法大队配发的录音笔,这是取证工具。录音笔记录了陈素军上车、被刺、送医院抢救的全部过程。在性命攸关的那一刻,录音笔中传出陈素军厉声警告雷庆文“不要动”的声音,雷庆文则反复喊着“捅死你”、“捅死你”。庭审中,主审法官问雷庆文为什么要刺被害人,雷说:“要被罚款,承担不起”。

“钩子”和黑车司机都是社会底层,却互相倾轧“钩子”和黑车司机都是社会底层,却互相倾轧

事实上,每一次运动式打击黑车,都无法使得黑车灭绝,只会提高司机运营黑车的成本,并且频繁打击,黑车司机群体的流动性必然增大,而目前大家担心的所有和黑车有关的风险,几乎都和其流动性有关。…[详细]

“大家都装糊涂”是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状态,但黑车乘客确实可以形成更高的安全意识

之所以悲观,不看好中国黑车转正的可能,因为这个利益集团实在太庞大。在这个前提下,“大家都装糊涂”是所能找到的最佳模式了。但安全意识,有总比没有好。

对于那些确实有坐黑车需求的人,有以下几条是可以做到的:1,尽量不要做前排副驾驶的位置;2,如果有车牌,上车前看清车牌,并在车上电话告诉家人,让司机听到。3,避免和司机发生矛盾、争执。4,黑车也有等级,选择最贵的那一种、那一辆。

结语

黑车,有可能比出租车危险,也有可能半斤八两,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必要对其污名。反观黑车潜在危险性的源头,倒是有真凭实据可以拿出来说一说。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宁夏师范学院保卫处    地址:宁夏固原市新区学院路 联系电话:0954-2079588 邮箱:nxtubwc@126.com